北京甲油胶价格联盟

那些年,我们买过的废物

好吃不如嫂子2020-01-13 14:44:06

新的雪季就要开始了

然而

我的雪服还是旧的

这有点令人沮丧


觉得今年我的技术可能不会有什么长进了


上一篇说我爸妈去旅游的事。


一激动,有一张特别精彩的图忘贴了:

这些是他们一路收集来的酒店洗漱用品。目测得有2斤,光拢子就拿回来10多把,也不知道到底想干嘛!



那天我收拾屋子,发现我真的买过好多特别没用的东西。


比如,卷发棒、毛笔字贴、烤蛋糕的模具、各种戴两次就掉绿锈的戒指项链什么的。还有一阵我想画画,居然买了一套儿童蜡笔……


但其中最没用的当属这个:可爱海豹防狼警报器。

以前我一直想拥有一个防狼警报器,并且还想随时在包里装着便携式电棍、辣椒喷雾之类的武器。


我觉得,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家家,随时随地都有被残害的可能。


但是真的买了之后,我却一次都没带出门过。实在有点累赘,毕竟我包里平时乱的连钱包钥匙都轻易找不着呢。


这个也可以拴包上,发现周围情况不对劲稍微使劲拽一下小海豹,就会发出超级刺耳的警报声。


我在家试过一次,真的是超级刺耳。不仅能吓跑色狼,也能吓死自己。


其实这个东西挺好的,尤其可以给青少年朋友使用,防患于未然。


而我,之前可能是想太多了。一个油腻的中年妇女,配不上这只海豹……


防狼警报器虽然没有发挥过作用,但起码它还有作用。而薛生买的废物,真的是纯废物。


喏,就是这:

在耶路撒冷,他非吵吵着要买一套阿拉法特的头巾。目的就是要求我给他在沙漠里照一张跟迪拜王子一样的照片好发朋友圈。


好一个贪慕虚荣的小婊子啊!


为了配合头巾,他还买了一件做工粗糙的、面口袋一样的白袍儿。


但这袍儿并不是阿拉伯人穿的袍儿。在阿拉伯人商店里没有找到合适的袍儿,于是他就在犹太人的商店里买了一件犹太人的白袍儿凑合事儿。


真是无知者无畏。在耶路撒冷城里,穿着犹太人的白袍儿戴着巴勒斯坦人的头巾,这种行为很可能导致被当街突突死。


这一身儿破布头儿花了300多块钱,今后可能也只有万圣节用得着了。

薛生之前去日本还买了一个减肥器。


就是贴肚子上,一开机就会震的这种:

太可笑了!


居然还真有人相信这种东西能减肥。我觉得这个比那种站在上边抖肉的机器还不靠谱。


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个,他回答:


“因为包装上有一张C罗裸上身露出8块腹肌的照片。”


Excuse me,我只能说你是一个  真•少女!



However,其实我爸才是我们家最冲动消费的那个人。


大概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他用外汇券给我买了一大箱子出口精装典藏版的史记(一套有5本像现代汉语词典那么厚的书),说留着以后我长大了看。


然而,那个硕大的箱子是直到我结婚后才被打开的,里边的书我原封不动的摆在了书柜里充门面用呢,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看了。



还有一阵我爸说要学人家玩铁人三项,练习骑自行车。于是立马攒了一辆高赛不说,还让我给他在网上照着阿姆斯特朗的标准置办了一整套行头,连水壶都配好了。


结果自行车除了从商场骑回家之外,基本就没再动过。他怕放外边丢了,还特意推到了屋里存放。于是变成了我们家猫的猫爬架,车座子被祖宗们杠爪子用了。

                                            


至于骑行服什么的,更是根本都没开过箱,现在还在大衣柜顶上落土呢。

我觉得各位家里应该都有不少废物,于是调查了一翻。


投票最多的是母婴用品,什么给孩子抠鼻妞儿用的小勺儿啊之类的,骇人听闻。你们都是好妈妈呀!


其次是化妆品。比如我姐说她觉得最没用的是口红,因为她可能大概有一万根儿还没开封。


还有一些非常规武器,比如八爪头皮痒痒挠儿、手串核桃玻璃球儿,还有给家里泰迪买的五彩防挠指甲套儿什么的。


还有说避孕套的,但不是因为没用,而是根本用不上


最一针见血的是:股票。


谁说不是呢!

人真是特别贪婪。凡是好的,都想据为己有,也不管自己是否适合,是否真的需要。


“我已经有一瓶面霜了,但我还想再买一瓶屯着以后用。”


这种想法跟“我已经有一个媳妇儿了,但我还想再娶一个留着明天睡”其实本质也差不多。


“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生活里真正需要的东西其实就那么几件,其余都是可有可无的废物。如果把它们都清除出去,生活会变得简单很多,我们也会更纯粹得多。

谨以此文

献给即将上战场的败家老娘们儿们

本日物推荐:


给我做指甲的文曦女士,我真是这辈子都离不开她。

文女士是80后北京土著一枚。她的工作室可不是那种街边拿土簸箕一撮撮一堆儿的美甲店,店里也没有那种死乞白赖推荐你选择“OPI甲油胶”的小工。文女士完全是“闺蜜陪你聊天儿、顺便把指甲给你做了”的工作模式,而且每个作品里不添加点她的创意、搞上个俩仨小时她就难受。她的工作室只有她一人,如果你幸运还能偶遇她的biu闺女和肉蛋儿子(一只金毛和一只北美黑尾土拨鼠),特别热闹。


最重要的是,物美价廉,你们感受一下吧。

以上这些配置的,混熟了之后基本不会超200块钱。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们乱花钱了。


另外文女士和她的爱人还一起开了婚庆工作室和花店,承接各种婚庆年会展会等,非常靠谱。


地点就是蒲黄榆地铁站的时代芳群里,最近还在亦庄附近开了分店~


本日投票:






想打赏我的爱疯用户威挨批专享二维码,no excuse,扫我别犹豫~




友情链接